梁宇峰:暴跌之后买什么?2018年11月02日 09:47

虽然说,现在很多股票已经很便宜,但真让大家挑选,大家觉得还是不容易。

政策底已经到了,这是确切无疑的信号。

01 

那么现在该买什么股票?

虽然说,现在很多股票已经很便宜,但真让大家挑选,大家觉得还是不容易。

譬如说消费股之王茅台,三季报业绩严重低于预期,大家又纷纷说零售市场茅台酒价格开始松动,所以大家不敢买。

再譬如说海螺水泥,业绩一再超预期,估值非常便宜,但大家觉得房地产开工预期不好,影响需求,也不敢买;

再譬如医药股吧,基本面确实不错,但横向比一比,估值似乎还不够便宜……

我把这种情形叫着“选股综合症”。

这种选股综合症,不是现在有,而是永远有。

02 

投资的2.5分法则

基本面投资翻来覆去就是这三句话:行业(赛道)、好公司、好估值(当然,这里估值主要是指静态估值)。

表述各有不同,也有说“好生意、好团队、好价格”,但大意都差不多。

但以我二十年的从业经历来看,要完全满足上述三个标准的公司几乎不存在。

以前在券商研究所,每年我们都会在年初的时候对市场进行一些预测,并选一批当年看好的股票。

但每一年我们都会碰到选择困难症,你觉得行业看好、公司竞争力强的股票,静态估值都不便宜;你觉得静态估值便宜的,要么觉得行业前景一般,要么觉得公司竞争力一般。

如果给上述三个维度打分,每满足一个维度的条件给1分,那么能够得3分的股票就是完美的股票。这种股票非常罕见。

譬如在2014年的时候,茅台、格力的估值都很便宜。

茅台当时的市盈率10倍多一些;格力当时的市盈率大约78倍。为什么这么便宜,因为大家觉得白酒行业、空调行业都面临增长的天花板,所以尽管公司很有竞争力,但不愿意给高估值。

当然,事后来看,这种判断是错误的。现在很多化工、建材等股票,估值非常便宜,也是大家觉得行业不好。

反过来,很多行业好、公司竞争力强的公司,你永远觉得贵,譬如恒瑞医药,市盈率很少有低于30倍的时候。

对于特别看重估值的投资者来说,永远觉得贵,永远买不下手。腾讯、阿里这样的公司,在其发展历程中,估值也没有便宜的时候,对我这样特别看重静态估值(老觉得“两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”)的人来说,错失了一个个超级大牛股。

所以对投资来说,我的感悟是:

不一定非要找到3分的股票才投,而是满足2.5分的股票,都可以考虑,也就是说三个条件中两个条件满足,其中一个条件不要太差得零分就可以。

不同风格的投资者,会选择不同的2.5分组合。

譬如,成长股的投资者,会选择行业空间和公司竞争力,放松对估值的要求;

价值投资者,会更加注重静态估值,会放松对行业前景或者公司竞争力的其中一项标准。

在投资中,我们经常会发现大家对股票认知不一样,你看好的我不看好,我看好的你不看好。

就像一张很有名的图片说的,穿羽绒服和穿短袖的两个女孩子擦肩而过,默默地骂一句对方SB,这背后的原因,其实往往是因为大家对自己要求满足的维度选择是不一样的,这就导致大家不同的风格和偏好,但这并不代表谁对谁错。

明白这个道理,就会从对方那里吸收有用信息,减少很多无谓的争执。

当然,最大的投资机会来自于市场对某个维度的“误判”。

譬如站在2014年的时候,大家觉得茅台、格力虽然是龙头公司、竞争力卓越,估值也很便宜,但他们的“赛道”并不好,增长已经碰到瓶颈。

但事实证明,这样的判断是不对的,茅台、格力的增长远远超出大家预期。所以,事后来看,茅台、格力就成为了“完美本垒打”。

要追求这种完美本垒打,要看大家有没有超越市场一致预期的前瞻判断能力。但如果没有这种判断能力,价值投资者也会买他们,因为公司足够优秀、估值足够便宜,行业基本面不太差。

所以我的投资方法论是:选择2.5分的公司,立于不败之地,万一2.5分变成3分,就能获得巨大的意外惊喜。

03 

现在可以买什么?

按照上述分析框架,暴跌之后,我发现可买的股票就很多了。尽管宏观经济的基本面还没有到底,但值得长线布局的股票已经不少。

为什么我最近一直偏乐观,但绝大部分人认为经济基本面刚刚开始恶化,所以还很悲观。

我之前写过一篇《唯一值得恐惧的是恐惧本身》,里边讲过我不悲观的逻辑。可惜文章里边有些敏感词,这么正能量的文章也被企鹅封杀了。

具体说来,我觉得有以下几类公司值得关注:

第一类,公司质地很好,但由于短期业绩不达预期,被市场严重杀跌的公司。

放在长期来看,这些公司的长期成长空间,核心竞争力并没有任何变化,由于短期业务不达预期被杀下来,是很好的买点。

当然这类公司有一个缺点,就是主流机构持仓太集中,所以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消化机构调仓的压力。

第二类,公司受经济周期影响很小,现金流、分红率也很稳定,有的分红率能达到5%以上。

一些公用事业、部分环保行业的公司,适合这个特征。但这类公司的缺点是成长性差一些。但如果去细细寻找,还是能找到估值10倍左右,成长性在10%以上的公司的。

第三类,公司被市场人为贴上“强周期”标签,估值极度便宜的。

这样的公司不少,很多市盈率在6-8倍之间。传统上,这些公司确实有“强周期”属性,但这几年由于供给侧改革,由于环保力度加大,行业的周期性在削弱,但市场依然按照强周期给估值。

这类公司的缺点是,市场还需要几个季度来验证,其周期是否真的减弱。

上面几个投向,是和我的投资风格匹配的选股方向,对其他投资风格的人来说,上面这些股票,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。

还是回到我的哲学,我们选股票,立足于2.5分的不败之地,期待3分的本垒打。

04 

投资需要避免“鸡同鸭讲”

当然,最后,我还想强调一下,任何人的决策,和他的“投资体系”和“资金性质”是分不开的。

上面讲的这些逻辑,对于做趋势投资、短期博弈的来说,甚至对有些成长股基本面投资者来说,都是很荒谬的。

背后的原因就在于大家的投资体系不一样。

不同投资体系的人聊投资,大多数时间就是“鸡同鸭讲”。

我自己的投资体系,基本上属于找到好公司,买入持有。为什么这么做,跟我自己的能力圈、资金性质相匹配。

我的劣势非常明显:

一是我的判断和决策天生非常迟钝,一旦做出某个判断和决策之后,很难迅速调整,所以那些偏短线、偏动量的操作方法,完全不适合我。

但我有些朋友,譬如我以前的有位同事,他就属于“下午能否定上午决策”、今天买明天就能纠错止损的人,同样投资业绩也非常出色,但这不属于我的能力圈。

二是我的信息和大型投资机构比,没有优势。

尽管我们也有研究团队,但和那些掌握成百上千亿资金的大机构比,我们对上市公司的跟踪紧密度还是有差距,所以希望依靠信息优势来赚钱,也不是我的能力圈。

我的优势在于:

一是逆向思维能力强,能在市场普遍乐观的时候谨慎,能在市场普遍悲观的时候乐观。

二是心理素质还不错,皮厚,能抗跌,短期波动不太影响自己的心情和判断。当然,这点和我们的资金性质相关,都是长线资金,而且风险承受度比较高。

所以在讨论行情,讨论个股的时候,大家一定要清楚讨论双方的投资体系、资金性质,否则就往往会陷入“鸡同鸭讲”的窘境。

如果大家觉得这篇文章的观点很荒谬,那也是因为我们基本上属于“鸡同鸭讲”,大家一笑而过就可以了!

附录:以下这篇文章写于A股最悲观的时候。

非常正能量的文章,可惜由于存在某些敏感词汇,被企鹅删掉了。去掉某些敏感词汇,附在后面,供大家参考。



唯一值得恐惧的是恐惧本身

 本文写于2018年10月11日,次日发布后被删

A股今天千股跌停。

在一个专业投资者群里看到一个段子:

“美股和A股就像两个扭打在一起的醉汉,A股一直被美股压着打,没有还手之力;美股打累了,起身一个踉跄摔倒在地;A股走到美股前,从地上抄起个啤酒瓶,狠狠说“你再给我牛逼啊!”,然后把啤酒瓶砸在自己头上!这是带泪的调侃。”

应该说,这是20年以来大家最没有信心的时候。我身边的投资者、企业家,都没有信心,大家没有信心的程度,甚至超过了2008年金融海啸。

为什么大家没有信心,我想背后的原因无非有几个。

一是资产负债表的恶化。

在2008年金融海啸的时候,我们那时候政府、企业、家庭的三张资产负债表都很健康,负债率都很低。所以当时我接待境外投资者,很有底气地告诉他们不要担心中国,中国形势大好。但经过十年之后,不管是政府,企业还是家庭,资产负债表都严重恶化——负债率大幅度上升。

二是中美关系持续紧张,中国的全球化红利受到极大挑战。

国庆节期间,中美关系似乎急转直下。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史,也是全球化狂飙突进的四十年,在这过程中,说中国是最大受益者应该不为过。现在中美关系出现令人担忧的转向,大家担心理所当然。

三是对民营企业经营困难的担心。

悲观者会给出很多例子,譬如:国有企业利润向好,但民营企业形势却很越来越严峻;多少家上市公司被国有资本接盘了……

大家都被这些悲观论调所笼罩,表现在A股上,尽管估值已经很低,但还是跌跌不休。你和大家讨论估值,大家会觉得你就是一“二愣子”,基本面不断恶化,估值便宜又 so what?

但昨天我约了一位多年好友聊天,他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创业者和企业家,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,给了我很多的启发和思考。

因为大家对时局都很关心,所以一见面不用寒暄,大家就直接讨论起当前形势。他非常坚定地说“大家过分悲观了!我对未来中国非常有信心!”

我问他信心来自哪里?大家有这么多悲观的理由,你却为何乐观?

他的回答很简单:“大家有各种疑虑,但据我观察,市场经济的根本性制度并没有被挑战,也不会改变!

市场经济的根本性制度是什么?是市场配置资源,产权保护,和法治社会。这三点,最高层一直表态要坚定维护,也没看到系统性改变的迹象。

这三点是战略性问题,其他问题都是战术性问题。只要这三点不变,中国的前途就很光明!”

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判断,也是非常有洞察力的判断。

以“国jin*民tui*”为例,这段时间,尽管有各种“迹象”让大家惴惴不安,譬如某大V建议私营经济退出历史舞台这样的奇谈怪论,但冷静想一想,这些都是噪音、杂音。

前段时间,我也小范围分享过,我们的决策层,绝没有愚笨到要在主观上取消民营经济,但因为我们的体制原因,客观上造成民营经济这几年很困难。

譬如供给侧改革,造成上游的国有企业利润大增,但下游的民营企业客观上感受到了巨大的成本压力;强化环境保护,很多中小民营企业客观上被关停;金融去杠杆,客观上也是进一步加剧民企融资困难。

这些都是体制原因造成的客观结果,但并非政策的初衷。反过来,这些体制原因,也是我们改革的方向。

我们再来看一看中美贸易摩擦,确实是我们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
但如果看看我们对净出口的依存度,我们会看到我们GDP中“净出口”的占比已经只有2%,远远低于2008年的10%以上。也就是说,我们对贸易摩擦的影响可能是高估的。

金融去杠杆,修复资产负债表,这是2017年以来的重大决策。

应该说,政府在这点上是很坚定的。美国2008年以来,企业和家庭的资产负债表修复得很好,但确实杠杆的乾坤大挪移换来的,因为政府的负债率比十年前又有了大幅度上升。

我们和美国相比,储蓄率高是我们的优势,只要我们坚持稳健货币政策,保持定力,持之以恒,修复好企业和家庭的资产负债表没有任何问题。至于政府的资产负债表,那还有待观察,因为如果政府进一步减税,还有可能会进一步上升。

大家在悲观的时候,忘了我们经过40年的发展,我们现在的实力已经非常强大。

我们不要“什么什么**国”这样飘飘然,但也不要妄自菲薄。这段时间我在看一些行业报告,我们在很多行业,已经具备全球领先的竞争力。譬如化工行业,总理刚刚考察过的浙石化,全部民营投资,投资规模数千亿,产能、技术全球领先。

但在我们悲观的时候,以前曾经被我们挂在嘴边的巨大内需市场、工程师红利、企业家精神、基础设施和产业配套优势,这些都似乎一夜之间消失了。然而,这些优势,我们继续拥有!

我问好友,那么为什么现在大家这么悲观?

他的回答让我深思:这十年最大的变化是人人都是自媒体。

自媒体提高了信息的透明度,提高了社会监督的效率,但与此同时,在传播不实信息、夸大负面信息上,也起到同样作用。特别是在敏感时期,负面情绪被自媒体发酵的程度和速度非常惊人。

这段时间,各种“负面”新闻,耸人听闻的新闻很多,但如果你保持冷静客观,你会发现自媒体夸大了负面信息,大大增加了社会的悲观程度。

我们不要“什么什么**国”这样的夜郎自大,也不要否认我们现在面临的严峻挑战,但我们也要看到我们自己的力量,自己的空间。

只要我们坚持市场经济,坚持改革开放,中国大有希望!

最后,我想引用罗斯福面对美国大萧条,就任总统时的名言:“我们唯一值得恐惧的,是恐惧本身!”


免责条款: 本文信息、所涉及个股仅供参考,不作买卖依据,据此操作风险自负;股市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!


相关股票

他还发表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