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租暴涨之谜:“黑心资本家”才是幕后推手? 2018年09月06日 09:39

一聊到房子问题,所有人都变得谈性甚浓,兴致大涨,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要讲。有人想要针砭时弊,有人想要大倒苦水。

1.jpg

最近和几个北京来的朋友小聚,聊到了北京最近飙涨的房租价格。

一聊到房子问题,所有人都变得谈性甚浓,兴致大涨,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要讲。有人想要针砭时弊,有人想要大倒苦水。

有朋友租住在一套二居室,位于北京东三环外,今年从6000的月租一下涨到了8500,面对强势的房东,朋友不得不妥协,但是显然憋了一肚子火,拍着桌子大骂:都是那帮无良的租房中介搞出来的事情!

我知道他说的那帮无良租房中介指的是自如、蛋壳这些长租公寓公司。

前段时间网上有人提到自如、蛋壳在天通苑抢房的事情,这显然挑动了北京八百万租客敏感的神经,资本搅乱市场的说法深得人心。

2.jpg

舆论呼吁政府采取行动,于是我们看到了北京市住建委约谈自如、蛋壳、相寓等长租公寓商。

对于政府出面干预房租价格的行为,朋友直言就该这么干。

然而,北京房租价格飙涨真的是资本的锅吗?

政府干预真的压的住房租吗?


都是中介惹的祸?


租房中介从来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行业,或者应该说但凡跟房子沾边的行业我们都不怎么喜欢,不管是房地产公司、物业公司,还是租房中介。

要说原因的话,大概是我们这一代国人对于房子问题太重视了,房子既是我们追求美好生活的重要目标,也是我们负重前行路上的沉重负担。

把罪责怪到中介身上也非常自然,我们每个人都有被中介电话骚扰的经历,不久前还爆出了自如甲醛超标的事件,槽点太多,先打一顿再说。

不过在房租这个问题上,中介和机构顶多算个帮凶,做罪魁祸首他们还没这个能耐。

租房中介扮演的角色本质上就是一个大号的二房东,租金上涨,资本的力量无疑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
但是资本的目的无非是赚钱而已,投资标的那么多,为什么突然扎堆拥进租房市场呢?

因为租房市场严重的供需失衡让资本看到了逐利的机会。

最近几年北京的租房人数差不多有800万,而可供租赁的房屋不到200万套,供需缺口如此巨大,房东们自然底气十足,占据巨大的话语权,所以我们看到新闻里讲长租公寓商抬价抢房,而不是压价争抢租客。

菜价涨了不要怪菜贩子,肉价涨了不要怪肉贩子,除非他们垄断了市场。

3.jpg

我们现在的租房市场上,中介机构并不是太多,而是太少了,中介机构的存在是可以增加住房供应的。

想一想,假如你现在有一套房子想要出租,市场上没有专业的中介机构,那你需要自己装修、维护,寻找租客,和租客谈定价格,还要面临违约风险,这简直太麻烦了,也许我们盘算一下就想着还是算了。

但是专业长租公寓中介进入后,我们只需要签订一份长期合同,就能拿到稳定的租金收入,装修、维护、沟通、违约风险全部都省去了。

所以说长租公寓中介的存在可以帮助增加租房市场供给。

在自如、蛋壳这类公司刚刚进入上海的时候,对上海的租房市场租金也确实起到了降低作用,原因就在于供给增加。

但是北京这样巨大的供需缺口可没那么容易填平,租金上涨不过是水到渠成罢了。

那么,供需失衡的局面是怎么发生的呢?


人口升级中的帝都


北京房地产协会统计数据显示在北京存在400万间以上的租赁缺口,但是人总归要有地方住的,我们也没见那么多人睡在桥洞下、公园里啊?

这个缺口是怎么产生的?

因为有很多在北京打拼的农民工、上班族们不愿意承受高昂的房租,所以选择了便宜的城中村、地下室、工业大院、街边店内......

这些地方有一个共同的标签,就是违法建筑。

这几年北京一直在努力干一件事,那就是拆违疏解人口行动,这个行动包括两个部分,首先是拆除违章建筑,然后是疏解人口,前者成果斐然,后者可以忽略不计。

4.jpg

新建住宅速度远远赶不上拆违的速度,房子供不应求,房租飞涨不过是必然的结果。


别傻了,房租还会涨的


有办法解决房租上涨的问题吗?

当然有,增加供给就好,而且路子有很多:

比如集体土地哪来发展租赁住房,比如商业用地改成租赁住房用地,比如北京还有大片的工业用地也可以改成租赁房。

但是问题在于,这些公共政策会被采用吗?

别忘了,不论是北京还是上海,都还在努力控制人口呢!北京希望把人口长期维持在2300万人左右,怎么实现?

以房控人就是手段。甚至有些大城市的政府是乐于见到租金上涨的,这叫用市场调整人口。

只要控人口的政策不改变,供给就不会增加,供给不增加,房租就还会涨。


相关股票

他还发表过